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大嘴李易 > 不忘初心 继续前进——解读《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出台意义

不忘初心 继续前进——解读《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出台意义

 今日,国家工商总局正式发布《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该办法将于9月1日起正式实施。
 
作为一个扎根全球互联网领域的学术工作者,本人认为,《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的出台及实施,对于我国依法治国方略而言,也许只是一小步,但是,对于我国网络空间治理而言,无疑是一大步。
 
网络空间治理迈出一大步
 
党的十八大正式提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加快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在“空间”和“时间”上将“依法治国”提到了一个新高度。 
 
国家工商总局制定并发布的《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无疑是从“网络空间治理”维度贯彻落实“依法治国”方略的具体表现,这也充分体现了国家工商总局对“全面”和“加快”的深刻理解与积极行动。
 
事实上,在此之前,我们已经欣喜的看到,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于6月25日对外发布了《互联网信息搜索服务管理规定》。明确定义了什么是互联网信息搜索服务和监督管理执法主体。另外,该规定还对互联网信息搜索服务提供者提出了主体责任的具体要求,在我看来,这些要求也充分体现了互联网企业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与历史使命。
 
总而言之,无论是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的《互联网信息搜索服务管理规定》还是国家工商总局发布的《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都无疑会大大促进我国网络空间的清朗与净化,从“网络空间治理”维度贯彻落实“依法治国”方略。
 
互联网企业概莫能外
 
4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京主持召开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他在谈及“增强互联网企业使命感、责任感”这个问题时特别强调,“做搜索的不能仅以给钱的多少作为排位的标准”。
 
值得关注的是,伴随着互联网的升级换代,互联网信息搜索服务本身也在升级换代,搜索引擎企业早已不是互联网信息搜索服务的唯一提供者,新闻网站、微博、微信、网购平台等各类互联网企业也是互联网信息搜索服务的提供者,而这一点往往被中国网民和媒体所忽略,由此而来,客观上也造成了搜索引擎企业背负了太多的舆论监督甚至道德谴责,而其它隐形的互联网信息搜索服务提供者则成功逃避了监管。
 
正因为如此,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于6月25日正式发布的《互联网信息搜索服务管理规定》明确定义了什么是互联网信息搜索服务,即“凡是运用计算机技术从互联网上搜集、处理各类信息供用户检索的服务”,这个定义及时准确的刷新了以往中国网民对互联网信息搜索服务的认识,由此而来,中国网民开始认识到,包括百度在内的搜索引擎企业并非互联网信息搜索服务的唯一提供者,新闻网站、微博、微信、网购平台等各类互联网企业也是互联网信息搜索服务提供者,自然也要接受监督与监管。
 
国家工商总局今天发布的《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同样意义重大,该办法明确将付费搜索服务界定为广告,在我看来,这个界定堪称中国互联网史上的一个里程碑。
 
众所周知,在我国,付费搜索服务究竟属不属于广告,学术界、业界和相关政府部门长期以来争论不休。据我所知,早在2011年,国家工商总局就批准了互联网广告监管课题的立项,广告司牵头成立了起草小组,开始互联网广告监管的专题研究。此后几年,广告司通过召开各类主体专题座谈会、走访调研等多种方式不断征求意见,其中司领导带队赴地方基层、互联网企业调研走访以及约谈有关互联网企业18次,并多次召开不同规模的工商系统、互联网企业座谈会,广泛征求了互联网企业、业内专家、地方工商局、消费者代表的意见,形成《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初稿,并在不断听取意见建议的基础上不断修改完善,陆陆续续进行过几十次补充、修改和完善。
 
今天,千呼万唤始出来,国家工商总局正式出台的《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第一次将付费搜索服务明确界定为广告,这无疑是我国在规范发展互联网信息搜索服务道路上迈出的重要一步。
 
言而总之,无论是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的《互联网信息搜索服务管理规定》还是国家工商总局发布的《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都无疑会大大促进我国互联网信息搜索服务的健康可持续发展,无疑都是贯彻落实“总书记419讲话”精神的具体表现,也必将倒逼中国互联网信息搜索服务提供者增强使命感和责任感,真正做到不能仅以给钱的多少作为排位的标准。
 
信息搜索服务,明天会更好
 
在我看来,伴随着《互联网信息搜索服务管理规定》以及《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的出台及实施,中国互联网广告业特别是中国互联网信息搜索服务业将告别“无法无规、野蛮增长”的原始时代,讲政治、守规矩、走正道、有实力、勇创新的互联网信息搜索服务企业将迎来新的历史性发展机遇。
 
当然,短期来看,这无疑将给行业带来阵痛。但是,也正因为如此,新政必将在中国互联网信息搜索服务业掀起一场淘汰狂潮,不讲政治、不守规矩、不走正道、没有实力、拒绝创新的互联网信息搜索服务企业必将被淘汰出局,而这无疑将大大促进中国互联网信息搜索服务业的健康可持续发展,从而更好的保护中国网民的合法权益、更好的体现“一切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
 
事实上,许多中国互联网企业掌门人已经意识到这一问题。
 
此前,百度创始人李彦宏就曾在百度的内部公开信中称,“要建立起用户体验审核的一票否决制度,由专门的部门负责监督,违背用户体验原则的做法,一票否决,任何人都不许干涉。”李彦宏对此还不惜抛下狠话,“这些个措施,也许对公司的收入有负面影响,但我们有壮士断腕的决心,因为我相信,这是正确的做法!是长远的做法!是顺天应时的做法!”
 
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也在不断对外传递类似的信息,甚至把用户体验像宗教一样崇拜。
 
腾讯创始人马化腾在公开场合多次表示,要考虑用户体验和利益,要在用户体验和企业营销的利益找一个平衡点,并考虑在朋友圈禁止红包类的营销行为。
 
所以,个人认为,无论是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的《互联网信息搜索服务管理规定》还是国家工商总局发布的《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它们都为中国互联网信息搜索服务业塑造了一个更加公平公正、透明高效的商业环境,讲政治、守规矩、走正道、有实力、勇创新的互联网信息搜索服务企业也必将迎来新的历史性发展机遇。
 
最后,我想说的是,放眼全球,以史为鉴,全球搜索引擎龙头谷歌也曾遭遇过类似的阵痛。2011年,因为违规投放了美国法律禁止的医疗广告,谷歌与美国司法部达成和解协议,为此支付了5亿美元的罚款。此后,谷歌迎来了持续性的营收狂降、股价暴跌、人才流失等痛苦。不过,阵痛之后的谷歌化压力为动力变得更加强大更加健康,风雨之后见彩虹,也一举由全球搜索引擎龙头升级为全球互联网综合服务龙头。
 
面向未来,面对挑战,我们一定要不忘初心、继续前进。
 
作者简介:李易,男,中国知名互联网学者,“互联网红利”概念提出者,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官方会刊卷首语署名作者。现任中国互联网协会“互联网+”研究咨询中心副主任,上海社科院互联网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电子工业出版社《互联网+》《分享经济》丛书主编,号百控股、传化股份、硕贝德等多家上市公司独立董事,春秋航空、依米康等多家上市公司首席“互联网+”顾问,多个国家部委及地方政府特聘专家,多所知名院校客座教授。个人已陆续出版《移动的力量》《互联网+:中国步入互联网红利时代》《每一个行业都会有一个UBER》等近十部畅销著作。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