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大嘴李易 > 匿名社交软件在“飞”

匿名社交软件在“飞”

2014-05-20   来源:法治周末  记者:蔡长春

 
戴上面具,来尽情地爆料与吐槽吧!
 
不久前,由无觅团队研发的一款名为“秘密”的软件骤然走红。
 
据称,该软件在App Store上线不久就问鼎了社交应用软件的榜首,虽然只停留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就遭遇了下架,但一场匿名社交软件的热潮已然由此揭开了序幕。
 
紧随其后,各种匿名社交软件一时间层出不穷,如开发商INNO Infinity Inc提供的另一款“秘密”、欢聚时代推出的“私密圈”、前啪啪核心团队打造的“呵呵”等。
 
与此同时,匿名软件的出现也在挑战着传统的社交方式,甚至在匿名的掩护下,一些带有强烈色情与传谣成分的内容开始大量地出现。
 
进入虚拟时代,这类匿名社交软件将成为减压放松的吐槽神器,还是危险的“潘多拉的魔盒”?
 
颠覆传统社交方式
 
无觅团队的“秘密”刚上线不久时,北京白领王莹(化名)就下载并开始使用了。
 
“你会看到平台上面有很多人都在倾诉自己的遭遇、吐槽上司、同事或者亲戚朋友,偶尔还会有一两个所谓的爆料内容出现。”王莹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王莹介绍称,平台上的发言者主要源于所关联手机通讯录里的联系人,这些人以及他们手机通讯录里的人所发的信息,都将以匿名的方式出现在平台上,而所标注的信息也只有“朋友”或是“朋友的朋友”,根本无法通过逻辑推理来判断出信息发布者的真实身份。
 
无觅CEO、上述“秘密”软件的创始人林承仁曾表达过自己开发该软件的初衷。
 
在他看来,匿名的社交方式特别适合中国,因为中国人当面都会稍微客套一点,有话不愿意去直接讲,尤其是面对上级、前辈总要带着面具,真话虽然特别珍贵却总是没有一个地方能够看到,意识到这一特别的需求后,这才启动了“秘密”的开发。
 
据悉,为了确保用户隐私的万无一失,“秘密”为此做了最严格的隐私保护设计,就连公司内部人员也不能得知秘密是哪位用户发布的,即使数据被盗也无法予以解密。
 
在王莹眼里,“秘密”与传统社交软件的最大区别就在于这种匿名性,既然发表任何观点都不用担心被别人发现自己的身份,没了这种压力,大家吐槽、爆料起来自然也就没有了后顾之忧。
 
如今在App Store上搜索“秘密”二字,无觅团队研发的那款“秘密”软件早已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显示为INNO Infinity Inc开发的另一款“秘密”:“性感劲爆的私密倾诉情感糗事性……”一长串关键词让人不禁浮想联翩。
 
“其实不管是新"秘密"还是老"秘密",总会有一些内容尺度很大,或者看起来就比较夸张失真,甚至还有针对某些个人的攻击性言论,可以说有些甚至太没有节操与下线了。”王莹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更易触碰法律红线
 
对此,中国移动互联网产业联盟秘书长李易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匿名社交软件往往有意引导出人潜意识中的恶念,某种程度上讲应该直接予以取缔”。
 
“相比于实名认证的社交平台,匿名的确更容易滋生色情、谣言等不良内容,甚至由此引发信息泄露、侵害名誉权等纠纷,因此作为软件的开发与提供者一定要做好应对工作,以避免触碰法律的红线。”北京市法学会知识产权法研究会理事孟兆平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不过孟兆平也表示:“匿名社交软件给公众提供了一个匿名表达观点的平台,具有一定的功能价值,并不能因为存在问题就断然对其进行封杀,可以考虑通过有针对性地规范与引导,让其走上更加良性合理的运营轨道”。
 
及时删除不良信息或可免责
 
在孟兆平看来,色情与传谣内容是任何网络平台都可能遇到的问题,并非匿名社交软件所独有,而且技术本身是中立的,问题往往产生于人们开发或者使用的过程之中。
 
试想,当一款软件通过加密技术而去除了账户管理,切断了用户与其生产或表达的内容之间的联系,甚至不可追踪无法取证,这会不会造成人性恶的大爆发?
 
“在这种情况下,发言者的社会道德压力感有所减少,确实有可能放大网络空间的一些良莠不齐现象。”泰和泰(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吴飞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据了解,“秘密”曾一度爆料百度副总裁李明远等公众人物所谓的“猛料”,并引起轩然大波,事后则被证明是假消息。
 
王莹偶尔也会在自己的“秘密”平台上发现一些所谓的行业爆料。而让她感到困惑的是,虽然爆料人匿名,但是涉事公司甚至当事人的信息却都是公开的,而且很多人往往并不去判断真实性就开始跟帖,这样很容易导致谣言的泛滥。
 
吴飞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其实网络服务提供商的匿名安排至少可能有两个层面,一个是用户间的匿名,即界面上匿名,没有进行账户管理,但后台有记录,可追踪取证,这种可称为表面匿名;另一种不仅界面上匿名,后台也切断了记录,不可追踪取证,这称之为完全匿名。
 
“像新浪微博就是前台匿名,后台实名认证,一旦出现问题很容易找到信息发布者并予以追责。”孟兆平表示。
 
“这种情况下,只要服务提供商没有具体对发言内容进行编辑,作为平台就可以受到避风港原则的保护。”吴飞认为。
 
不过孟兆平还注意到,现在匿名社交软件其实是一种完全匿名,而且要保证信息发布者的完全匿名,技术原理上也是应该不可能实现所谓取证的,不然就无法兑现其匿名承诺。
 
对此,吴飞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企业行为是民事行为,法无明文限制即可为,企业可以在法律禁止的范围之外自由选择自主经营,完全匿名的功能并没有问题。当然如果出现法律明令禁止的色情暴力等信息,企业就需要设计必要手段进行管理,也不能认为是自主经营的范围。
 
“完全匿名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有一定的创新性,但还是没有改变技术中立性质,如果服务提供商设定具有普遍性的规则,没有针对具体发言内容进行编辑,这种情况下也可以受到避风港原则的保护。”吴飞表示。
 
孟兆平也指出,作为软件的开发与提供者,一定要重视自己的平台责任,一旦出现问题,可以根据侵权责任法中关于网络服务提供者的相关责任条款来进行规制,通过及时履行通知删除义务来消除不良影响,并因此来实现免责。
 
“但必须看到,在完全匿名情况下确实可能放大侵权效应,如果出现了明显的侵权行为,也将被排除在避风港原则的适用范围之外。”吴飞表示。
 
前途堪忧恐难生存盈利
 
在吴飞看来,人们使用匿名社交软件并不一定就会带来很多严重的问题,而且匿名的方式使人们在表达思想时更加独立与自由,不过这个过程中自然也需要一定的引导与监管。
 
“互联网产业的健康发展,离不开政府的有效监管,在充分依靠市场力量和行业规范的同时,辅之以适度的政府监管,才会更加有利。”吴飞表示。
 
即便如此,匿名社交软件的未来仍不被十分看好。
 
无觅团队的“秘密”究竟为何突然下架?其原因至今未明。
 
为此,法治周末记者特意向无觅团队发去采访邮件,但截至5月20日发稿时止,也没有得到其官方回应。
 
“匿名社交软件虽然短期内十分火爆,但并没有一个明朗的盈利前景,如果不能够将平台资源进行价值转换,很容易重蹈此前某些软件"火一把就死"的覆辙。”资深互联网观察家、速途研究院院长丁道师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丁道师认为,就一般的社交平台或软件而言,其用户关系、用户互动、用户行为记录以及用户和平台之间的关系等环环相扣,由此形成一套完整的会员链条体系,因此很容易实现盈利转化。
 
而作为一款沟通性的工具,像“秘密”这种仅是以匿名方式吸引大批的用户前来发泄,虽然短期内可以积累一定量的用户,但由于缺乏完善的用户关系体系,也是很难实现规模化乃至进一步盈利的,并且全球至今也没有一个成功的案例可供借鉴。
 
此外,在无觅团队的“秘密”之后,短期内就出现了众多的类“秘密”软件,这从侧面证明了这类软件具有极强的可复制性。
 
“它们的技术门槛并不高,国内很多开发团队都可以在很短时间内就完成类似的设计,因此很容易被复制。”丁道师表示。
 
丁道师还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在净网行动之下,此前快播与新浪读书已经相继因涉黄被查处,一大批小网站也都被点名警告甚至关停,因此处于这一特殊时期下,容易出现色情、传谣内容的匿名社交软件其实更加堪忧。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