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大嘴李易 > 许小年炮轰“互联网+”之我见

许小年炮轰“互联网+”之我见

文 / 李易  "互联网+"丛书主编

6月6日,中欧商学院经济学和金融学教授许小年在中欧校友班委代表大会上发表演讲,针对当下在中国社会广为流行的“互联网思维”以及“互联网+”展开了逐条批驳。据说,现场掌声不断高潮迭起。

这引发了我极大的好奇,已经上升为国家战略的“互联网思维”以及“互联网+”果真只是被中国社会盲目崇拜子虚乌有的概念?这几天,我反反复复认认真真的读了许教授的演讲稿。然后,我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判断:纯属胡说八道。再然后,我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动笔写一篇读后感以正视听。

首先我想说的是,“互联网思维”绝不仅限于“羊毛出在猪身上”以及“平台战略”这么简单,当然,非常遗憾的是,即便是“羊毛出在猪身上”以及“平台战略”,许教授的批驳也没有说到点子上去。

许教授认为“羊毛出在猪身上”不算什么新东西,“沃尔玛早就已经这样做了,沃尔玛对外宣传商品价格是最低的,沃尔玛在什么地方赚钱呢?羊毛出在谁身上?供应商身上。它赚的是供应商的钱,羊毛出在猪身上,这个我们教学案例中都有,没有必要神化,没有必要非跟互联网捆绑在一起。”

如果沃尔玛创始人听到许教授的这番高论,估计想想也会醉了。沃尔玛靠什么赚钱?它就是利用规模效应低买高卖,这是传统零售业的基本模式,这和“羊毛出在猪身上”没有半毛钱关系。

互联网业界的“羊毛出在猪身上”可不是低买高卖。比如,你去新浪、优酷看新闻、看电影,你免费,但是广告商掏钱赞助。再比如,英国一家知名生鲜电商正准备给英国人民赠送电冰箱,电冰箱免费,但是未来你家里的瓜果蔬菜牛奶牛肉就可能透过这家电子商务网站购买。诸如此类的案例举不胜举。“羊毛出在猪身上”的核心逻辑在于一旦获取海量用户,自然会有广告商赞助或透过增值服务获利,实际上就是在单纯买卖之外创造了新的价值链。

谈及“平台战略”,许教授则认为“传统行业也做平台,比如宝洁、雀巢做的都是平台,只管品牌建设,只管品质的管控,自己实际上并不生产这些产品,到它的平台上盖章背书一下,这是宝洁产品。”

坦白讲,我读到这里非常震惊,宝洁、雀巢这种模式就叫“平台战略”?拜托,这叫“外包”或者“代工”好不好!这和“平台战略”没有半毛钱关系。

互联网业界的“平台战略”可不是“代工”那么简单。苹果和谷歌打造的应用商店才是“平台战略”,阿里巴巴旗下淘宝、天猫打造的电子商务帝国才是“平台战略”,腾讯旗下微信高喊的“连接一切”才是“平台战略”。“平台战略”的核心思想在于其它企业可以很容易地和你的业务建立联系,在此基础上建立产品和服务,共同创造价值,这种“即插即用”的能力是平台战略的决定性特点。

限于篇幅,许教授关于“单品海量”、“做到极致”等“互联网思维”的一一批驳我就不一一反驳了。接下来,作为电子工业出版社“互联网+”丛书主编,我想重点谈谈许教授对“互联网+”的驳斥。

许教授在演讲中声称“现在还有一个口号是非常热的,政府也在鼓动这样的热潮,这个热潮就是“互联网+”。我想提出另外一个商业模式,不是“互联网+”,而是反过来“+互联网”。互联网这样的新技术,我们不能忽视它。但是如何去利用这样的新技术,是让互联网公司从线上到线下来,还是传统行业从线下走到线上去,前一种模式互联网公司从线上到线下是“互联网+”,传统行业从线下走到线上叫“+互联网”。到底是“互联网+”,还是“+互联网”,没有一定之规,到底怎么去做,取决于哪一种方式效率更高。”

“互联网+”只是口号?谬矣!“互联网+”已是“行动计划”,目前国家各部委正围绕国务院的顶层设计紧锣密鼓制定方案,比如工信部围绕“互联网+工业”已出炉“中国制造2025”计划。

毋庸置疑,“线上到线下”或者“线下到线上”也不是“互联网+”,这只是互联网业界常说的o2o而已。

“互联网+”也不仅仅只是提升效率那么简单,互联网给人类社会带来的不仅仅只是生产力的提升,互联网还深刻改变了人类社会既有的生产关系。以Uber为例,如果它只是通过一个移动应用把乘客与司机连接起来提升传统出租车公司的运营效率,试问它能有450亿美元的估值?Uber的颠覆之处是在于重新定义了出租车公司与出租车司机,每个美国人都可以自带私家车为另一个美国人提供出行服务,从而在不增加车辆及司机的前提下极大的解放了城市公共交通的运力,它既解放了生产力又解放了生产关系,这才是真正的“互联网+”。

最后,我特别想说的是,自从李克强总理在年度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互联网+”之后,举国上下都在深入学习“互联网+”,此刻确实需要有识之士“醍醐灌顶”,但是,这不代表“泼冷水”与“扔砖头”,因为历史会证明,中国选择了“互联网+”将是多么的英明与智慧。

0

推荐 9